十三言

【轰爆】与梦为邻

[咸鱼文笔]
[私设如山]
[严重OOC]

   意识空白,世界猛然颠倒,轰焦冻盲目的迈步,坠入天空。

   “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”城南的钟楼响了三声,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忽明忽暗,伴随着开裂外翻的街道,一路向前延伸。热浪与腐烂的腥臭一同扑面而来,灰绿色的大团粘稠物“啊啊啊”的嚎叫着涌动,泥石流般吞没棱角分明的建筑。

  身后滔天的轰鸣在轰焦冻耳边翻滚膨胀,机车队以超出时速100的速度呼啸而过,冲着巨兽长驱直入。

  一辆机车从那恶心的浪潮中迅速抽离,在他面前一个甩尾,丢过来一顶头盔。

  灯影快速滑过,掩映着自己迷茫的神色,道路上的一切喧嚣都融化成模糊的背景,只能堪堪听到:“上来!阴阳脸小鬼!”

  【风卷起浓烟形成烟瘴,挡住他坦荡而刚烈的背影,轰焦冻看不明白,横在他们间的距离。】

  “鸳鸯锅考拉!你他妈第几次撞歪老子的相机了!”

  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的青年胡乱抹了把下颚,靠在旁边的树干上习以为常的不留情面。

  轰焦冻愣了愣神儿,砸吧两下嘴,低头瞅着自己短短的腿肥嘟嘟的手掌,连失声尖叫都来不及,就被挤到了一边。他想伸爪去摸倒地不起的工具,见青年睁大眼儿狠兮兮地瞪他——简单粗暴的拒绝。

  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,轰焦冻鼓鼓嘴嚼了嚼,眼泪鼻涕都往出冒。他欲举起爪子抹脸,却被一双手按住脑袋,恶狠狠的推挤脸上的肉。

  “真没用,这点辣都受不了。”

  “我要走了,你可别死了。”

  【似乎离他只有一臂之遥,只要举起双臂,就能托下太阳。】

  压抑的吐息,滚烫的抬不起眼的热烈,浮着汗液的的机体,漫过四肢百骸的波浪洪涛,利剑般的心悸。

  “半边混蛋!你不会自动删除感情啊靠!想被发现送进机器报废厂?”

  轰焦冻抬起手触摸金色的发旋,手指滑下来到了脊梁,顺着骨慢慢碾磨,他能感受到灼热的气息和躁动的心跳。

  “混蛋!再犯把你变成废铁!”

  既然你是我甜蜜的梦魇,我是你麻烦的源,那么……

  “请将我……”

  “闭嘴!你就在老子身边呆到死好了。”

  【一但真诚就难以克制,稍稍张扬则会送命,不言不语又蚀骨剜心。】

  天旋地转,寒暑昏昼在脑海中胡乱交织汇成水窝卷入深渊。轰焦冻睁开黏黏糊糊的双眼,霎那间起风了,窗帘哗啦啦的飘起来,他呆呆地愣在床上,缓缓回忆着,晨光撒下的种子,在寂寞的墙角里生长出金色的网,一颗心猛烈的摇晃起来,奋力挣脱求而不得的百般纠缠,拾掇好东西,向雄英奔跑。

     待他走进教室 ,有人毫不客气的将脚翘上课桌。

  无论我变成什么模样,是否都会遇见你,爆豪胜己。

  【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,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,滚烫的馨香淹没稻草人的胸膛,草扎的精神,从此万寿无疆。
  ——priest《默读》】